奥华视窗|奥华信息网
当前位置: 奥华视窗 > 财经

上海“百老汇”被迫停下来脱口秀演员收入归零“演员群由聊段子变成分享团购”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布时间:2022-04-19 17:54   作者:白鸽   关键词:上海,演员

最近,硬核喜剧来找我约5月的演出了先约着,五月初能解封就谢天谢地了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上海脱口秀演员可扬向记者简单描述了自己的封控日常:每天白天给学生上网课,结束后打游戏,然后看电影,看书,再写写段子。

2019年开始讲脱口秀的可扬,目前活跃在上海各个俱乐部3月因疫情封控前,一个月演五六十场是他的正常水平从3月8日开始,这个数字变成了0在大麦平台,原本天天有售票的上海脱口秀演出,停止时间从3月延到了5月

2020年夏天,脱口秀行业开启了雨后春笋般的增长态势在这个新兴又火热的行业中,公司,俱乐部和演员与脱口秀流量同频共振而在疫情大环境下,演出与防疫,剧场与居家,成为这个行业发展路上的时代红绿灯当演出暂停时,行业中的他们只能等待,直至绿灯亮起,通往舞台的门才会重新打开

上海九棵树未来艺术中心演出中心副总监刘昊告诉每经记者:这次上海疫情造成的影响比之前更深,演出市场恢复后,需要重新引导观众走进剧场。”杨波笑言,自己最开始接触脱口秀是大三下学期。因为一些挫折,他选择用脱口秀的方式去释放自己。

演员群里,从聊段子变成团购分享

原定于XX日的演出取消,票款将于7~15个工作日原路退回,成了当下观众和演出公司都不愿看到,但不得不面对的消息今年3月伊始,上海开始出现区域性疫情3月10日开始,线下演出大面积暂停随后,这个国内最大的线下演出市场,被迫按下了全面暂停键

在上海乃至全国脱口秀领域,笑果文化都是亮眼的存在这家创立于2014年的公司不仅有诸如《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等明星节目,有李诞这样的明星老板,更有一群出圈的签约演员,是国内喜剧文化领域标杆式的存在

2021年,笑果文化在上海新拓展了多个外部场地用于增加演出场次,在此之前,他们的演出基本由旗下自营喜剧空间笑果工厂承演笑果文化相关负责人告诉每经记者,目前公司旗下的演员和编剧有一百多名,大部分在上海3月疫情停演前,笑果文化在上海月均演出超50场

日前,笑果官微发布了脱口秀大会5全国招募的消息可以预见,节目录制和播出的原计划也将被打乱

公司在面对疫情时或许还有腾挪的空间,但当封控落在个人身上,能做的就更有限了张聪目前是一名全职脱口秀演员,3月15日,他从上海幕布脱口秀离职,他也是这家创立于2020年2月的新锐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

从幕布离职后,上海疫情却愈加严峻,还没来得及接一场演出,张聪就开始居家刚开始,张聪怕没吃的,不停地从各种渠道囤东西恨不得在家开个超市现在吃喝基本没问题了,就开始改稿,但更焦虑了据张聪分享,他所在的演员群里,一开始大家还和以前一样聊段子,后来都变成了分享团购经验

因为是全职演员,没有演出就意味着零收入自己选的路,也不能埋怨苦,我肯定会继续坚持不过,等解封后,张聪说要先去旅游

相比张聪,可扬在封控居家期间更充实一些除了脱口秀,可扬还有另一份工作——在一家教育机构教雅思居家后,他开始在家给学生上网课硬核喜剧来找我定五月的演出,不过我觉得能演的可能性不大可扬说

成立于2017年的硬核喜剧,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4地拥有办公室和演出地在上海,硬核喜剧平均每周有10~12场演出

本轮疫情开始前,硬核喜剧还正在装修此前在虹口区月亮湾附近租下的新场地现在就是生亏,确实很难受但大家都一样,只能硬着头皮扛,能到哪天是哪天硬核主理人子龙告诉每经记者

线下脱口秀演出的巨大市场增量 火热时,一个演员单月接80场演出

讯报道,截至2021年8月,全国约有130家脱口秀俱乐部,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北京的俱乐部最多,上海次之。“现在想起来,这些挫折都不算啥,但学生时代就觉得很难过,想要去调剂一下。

2020年夏天,经过前两季的铺垫,《脱口秀大会3》迎来爆发10期节目18.8亿总播放量,将脱口秀这个曾经的小众文化推到了亿万人眼前流量传导至市场,线下脱口秀演出迎来巨大市场增量据澎湃新闻报道,2020年,全国新增脱口秀厂牌近50家

可扬的第一场商演在2020年7月,是在浦东一个剧院,观众按照防疫要求隔座观演一个大剧场,就坐了五六十人从当年7月到年底,可扬每个月能接到十几场商演,当时觉得不错了不过市场变化的速度超出可扬的预期,到了2021年底,他一个月能接80场商演

从十几场到80场,行业真的像雨后春笋一样在发展可扬说

国内脱口秀集中于北京和上海,而在上海,脱口秀又集中在南京东路到人民广场这一条路线据一家俱乐部主理人介绍,1.5公里的路线上,分布着大大小小近20家脱口秀俱乐部可扬告诉记者:我们都开玩笑说人民广场就是上海百老汇

今年1月,每经记者和脱口秀演员黑灯聊起他的演出频次,采访当天,他排了8场演出从下午两点开始,他会辗转于南京东路到人民广场的多家俱乐部在一个俱乐部演完,扫一辆共享单车去下一个场地用时也就三分钟一场演出15分钟,演出费400元或500元

脱口秀已进入无人区 既初期又野生,且没有参考物

大麦网发布的《2021五一档演出观察》显示,2021年五一期间脱口秀演出票房较2019年同期翻了三倍,观演人次翻了六倍据笑果文化粗略统计,2020年10月至2021年7月,全国脱口秀演出票房近1.2亿元,正式参与过商演的脱口秀演员超过500人

但李诞也曾公开表示,500人远远不够,国内脱口秀刚从0走到1如果上海有5000人讲脱口秀,可能行业才算向前迈了一大步

从资本市场来看,行业繁荣似乎只限于笑果文化据启信宝,从2016年到2021年,笑果文化共完成8轮融资当前,《脱口秀大会》联合出品方腾讯的六个关联企业持有笑果文化12.55%的股份横向对比,单立人喜剧和北脱文化两家老牌公司分别只拿到两轮融资,且在2018年后便没了新动作

在子龙看来,脱口秀行业目前还处于缺乏秩序,野蛮生长的初期阶段要想做得更大,还缺资本和人

据刘昊讲述,他在和笑果文化合作的过程中了解到,即使是笑果,目前也缺人节目的频次很高,段子消耗的速度是远大于线下的,所以需要有持续的新内容才能吸引观众

经营压力也真实存在,即使是硬核喜剧这样在去年累计完成超1600场演出的公司,经营收入也不高据子龙讲,场租,人力成本以及演员费用是成本主力军以线下场地为例,据他透露,不算后期租金,一个自营场地前期至少就要一次性投入40万

可能有的小俱乐部比我们更赚钱,因为他们不用养演员,场地也不是自营虽然是小商贩式的做法,但对老板个人来说很挣钱我们公司化运作就做不到子龙说

李诞也曾表示,国内脱口秀已经进入了无人区,没有可以对标的参考,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子龙也认同这种说法他说,2020年初疫情居家时,自己在Clubhouse跟一个很知名的美国脱口秀演员聊天我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在亚马逊送快递然后我告诉他国内的脱口秀演员一年可以赚多少钱,他说他要学中文

国外脱口秀体系化更明显行业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对演员来说,可能性就小我们相反,更野生一些,但可能性就大一些子龙说

只要人的交流需求在,行业就不会断

疫情让脱口秀行业停摆,让子龙意识到,公司可能需要加速前行据子龙讲述,今年公司一直在受疫情影响,北京,深圳,上海都先后停演我可能会调整公司战略公司到目前为止没有拿一分融资,但我现在也开始考虑这件事,然后加速布局全国

面对疫情,子龙认为,看眼前的损失没太大用,因为这是不可抗力因素,所有从业者都得面对所以更重要的其实是疫情结束后要怎么做对吧

在喜剧赛道,人无疑是最核心的资产子龙表示,关于人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一是从素人变成喜剧演员,二是从喜剧演员成为IP我要找到一个非笑果体系的人才生态,因为我觉得笑果现在只探索了行业20%不到的潜力

互联网大厂越是出现各种危机,对我们而言就越是机遇的信号资本也意识到互联网平台在抢占用户时间上已经接近极限了,那接下来的争夺点就在线下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

至于争夺的答案,子龙说:要回到脱口秀艺术的出发点去寻找在他看来,脱口秀是属于线下的生意,其内核是人与人的交流因此,只要人的交流需求,社交需求依旧存在,行业就不会断

不过在当前,快消式的线上节目或许仍是那个拯救时断时续的线下脱口秀市场的救星。“其实大家看到我节目里那个高冷的样子,是我塑造的一个舞台形象,生活中的我肯定不是那样的。”。

张聪此前所在的幕布,正是伴随着《脱口秀大会》爆火后发展起来的新兴俱乐部之一在他看来,一种小众的新型艺术行业,如果没有机会被大众看见,是肯定没有发展空间的靠办开放麦,那永远发展不起来就算流量和资本会反噬,那也得先有发展的机会,不然都谈不上被反噬

李诞口中笑果独大却弱的现状,或许也能反衬当下行业的某些特点——火热但也脆弱。

经历此次暂停,上海以及多地城市的脱口秀市场会迎来何种局面尚不可知,《脱口秀大会5》能否继续成为点燃市场的火药也有待检验但可以确定的是,驶入中国式陌生航面后,国内脱口秀还得继续找航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