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之窗|安徽信息网
当前位置: 安徽之窗 > 新闻

春天最后的白描

来源:中国网    发布时间:2019-06-12 13:52   作者:樊华   

岁时记

如果春是尘世的一卷诗章,那么谷雨就是最后的白描。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有云:“三月中,自雨水后,土膏脉动,今又雨其谷于水也。”谷雨之时,太阳到达黄经30°,大地一片春耕景象。这时的田间地头,秧苗们都在抬头仰望,祈盼上天能降下雨水的乳汁,使其茁壮成长。谷雨,春天最末的节气,不比雨水象征婉约,也不若惊蛰烘托豪壮,更不似清明渲染通透,她以一种素净的白描之笔记叙着暮春,字里行间透出一股拼搏向上的勇气与质朴饱满的力量。

谷雨,即雨之谷,“之”取“到”义。这天,雨水是谷物们的救赎。暮春不再是怅惘忧伤的代名词,而是有了人间烟火气,有了蓬勃的生命力,执着而又沉稳。谷粒的成熟,是大地深思熟虑的结果,融合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低调含蓄中蕴藏着宇宙天地的巨大潜能,简练而传神。

谷雨,即谷之雨,“之”取“的”义。传说在远古黄帝时代,天上曾下过一场谷粒雨,是因为仓颉造出象形文字,大大推动了人类的进步发展,而当时人间正闹饥荒,仓颉梦中祈愿五谷丰登,令黄帝感动,于是第二天便满天落下谷粒,这天便称作“谷雨节”。仓颉死后,人们将之葬在白水县史官镇北。如今,每年的谷雨,这里都要举行祭祀仓颉的仪式,可见,这场“雨”不仅是落在了田中,更是落进了世世代代华夏子孙的灵魂深处。

俗话说:“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谷雨过后,天气和暖,在水田、池沼及湖泊等水面上,萍浮生。想到王勃《滕王阁序》中的“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浮萍或许本性无状,容易让人触及生命本质,可它一副清雅之态,活得自在简单,未尝不是一种别样的幸福;布谷鸟梳理自己的羽毛,唱出春的妙音,提醒农人要适时播种,勿错过最佳时机;在桑树上,人们可以看见盛装出席春宴的戴胜鸟了,头顶凤冠,身披黑白条纹礼服,爱吃农作物的害虫,是农人耕作的好帮手。这便是谷雨三候:“一候萍始生;二候鸣鸠拂其羽;三候戴胜降于桑。”

柳絮飘飞之时,有“花中之王”美誉的牡丹正值花期。菏泽、洛阳、彭州等地牡丹极盛,恰如人间仙境,此外,谷雨前后采制的春茶也最为清香怡人。所以,在播种移苗、埯瓜点豆之余,别忘了沏一杯谷雨茶,赏一场谷雨花,待春事阑珊,终也了无遗憾。

谷雨是春的白描,也是春的尾声。春终究是有生命力的季节,在行将离去之时,用质朴及深沉的笔触勾勒了季节的朴素轮廓,为夏秋做了最有力的铺垫,也让世人永远记住了她向上的生命姿态,以及她蓄积万物的无穷潜力。

站点精选

治国理政新实践·安徽篇,全民“创城” 让宜城更美好
治国理政新实践·安徽篇,全民“创城” 让宜城更美好

2015年,安徽省安庆市在拿下省级文明城市称号后,首次获全国文明城市提名并启动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工作,自此,该市踏上了三年一个周期的“创城”征程。2016年,安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