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之窗|安徽信息网
当前位置: 安徽视窗 > 新闻

百度管理层动荡再续原搜索公司CTO郑子斌离职

来源:和讯网    发布时间:2019-06-09 10:39   作者:许一诺   关键词:公司,管理

6月5日,百度方面确认,百度公司副总裁郑子斌将于近日离职。这也意味着,自今年2月百度启动对三位副总裁的干部轮岗后,吴海锋、郑子斌已先后传闻或确认离开百度,最终剩下来的仅沈抖一位。

今年5月17日,百度在公布最新一季财报时,同步宣布原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职、搜索公司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MEG)的消息,沈抖获晋升并全权负责。至此,沈抖成为百度核心业务的第一掌门人。

曾传闻将离职创业

资料显示,郑子斌于2010年5月加入百度公司,先后负责百度商务搜索部、商业基础平台部、大数据部、大凤巢等重要业务部门。2011年,郑子斌创办百度美国硅谷研发公司,并兼任总经理。2016年,他全面接手百度大商业体系,包括搜索商业广告、搜索用户体验、搜索生态体系建设等。

2017年9月,郑子斌归国并出任搜索公司CTO。但随后在2018年初,有传闻称郑子斌将离职创业。

彼时,百度还停留在“陆奇时代”。当时一份传出的离职名单包括向海龙、郑子斌及其他百度搜索业务总监级以上负责人。不过随着5月中旬陆奇出走,向海龙、郑子斌等人离职的传闻又开始退潮。

不过今年,百度管理层内部调整明显加剧。2月26日,百度宣布对三位副总裁沈抖、吴海锋、郑子斌进行干部轮岗调整。其中,沈抖全面负责搜索公司用户产品,吴海锋全面负责搜索公司商业产品,郑子斌全面负责以CRM为基础的创新业务并继续担任搜索公司CTO。

轮岗实行一个月后,百度核心搜索部执行总监孙雯玉即将离职的消息不胫而走。随后不久,有百度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了该消息,“具体原因只能猜测,也许有(沈)抖的原因。”

与孙雯玉同期传出离职的,还有她的汇报上级吴海锋,后者的汇报上级正是向海龙。如今,郑子斌也加入了百度搜索管理层的离职大军。

百度管理层持续动荡

自2017年陆奇进入百度后,百度管理层便持续动荡,包括王劲、吴恩达、林元庆等人纷纷出走。2018年5月,陆奇离开百度,之后百度管理层动荡暂告一段落。

然而今年,明显能够感觉到,百度内部改革的力度重新加大。除了年初实行内部轮岗之外,百度还宣布新的人才梯队建设计划及高管退休计划。百度总裁张亚勤、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刘辉均已加入退休计划。

百度方面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百度当前正大刀阔斧地推进组织变革,一批敢打硬仗、能打胜仗的“硬战派”领军人物得以晋升。过去一年,百度已陆续晋升或引入9位高管,包括移动生态事业群组高级副总裁沈抖、智能生活事业群组副总裁景鲲等。

就在上个月,百度连升3位高管,分别是沈抖晋升为MEG负责人、景鲲晋升为百度副总裁、百度技术体系负责人王海峰晋升为CTO。

晋升沈抖,意味着百度将全力冲刺百度核心的移动端业务。第一季度百度核心业务营收增速为8%,预计下一季度营收增速为-2%至4%之间。相较之下,去年Q1和Q2百度核心的营收增速分别为26%和28%。移动业务方面,一季度百度APP的DAU达到1.74亿,同比增长28%;好看视频DAU达到2200万,同比增长768%;智能小程序的MAU达到1.81亿,环比增长23%,信息流的用户使用时长也有大幅增长。

景鲲则自陆奇开始便受到重视,一路从度秘事业部总经理升至智能生活事业群总经理,再到如今的百度集团副总裁。这也体现出百度在智能硬件领域的决心。

不过从短期来看,智能硬件还属于利润率低、高投入的阶段。“商业化目前在我们的计划之中。”新晋百度副总裁的景鲲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但他同时也表示,整个智能音箱业务现在仍处于投入期,“目前最关注的还是规模和口碑。”

升任王海峰为CTO,则是百度近10年来新设CTO一举。资料显示,自2017年3月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离职后,王海峰便开始上位,担任重组后的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AIG)负责人。2018年12月,在百度新成立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后,曾归属于张亚勤的基础技术体系(TG)也划拨给了王海峰。如今,王海峰再进一步,升任CTO。

百度称,此举是“为了进一步建设和巩固公司核心技术优势,坚定不移地推进产品和用户体验提升;释放技术红利,持续推动产业智能化变革。”

挑战艰巨

百度内部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但究竟能否支撑内外多重挑战?

百度在今年一季度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GAAP净亏损3.3亿元。Q2收入指引亦低于预期。作为百度核心的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业务,一季度运营利润为11亿元,同比下降8成。

百度方面将自身亏损的主要原因归为春节联欢晚会期间所投放的营销费用。在流量获取成本方面,百度一季度投入32亿元,同比增长41%。

营销费用的增加,与百度所面临的竞争环境不无相关。“百度其实很多年前就在走下坡路,”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机构分析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今鉴于宏观不确定性、广告库存上升、监管收紧和人事变动,我们对百度广告复苏和营收增长的中短期前景持保守态度。”

宏观不确定性体现在整个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上。据CTR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广告市场整体下滑11.2%,其中互联网广告收入同比下跌5.6%。受此影响,百度一季度广告收入176.6亿元,同比微增2.8%。

除整体广告市场放缓之外,百度广告收入下滑还与行业竞争加剧有关,即广告主正在将预算分拨给包括阿里、腾讯及今日头条等相关移动端产品。为了应对竞争,百度不得不增加内容支出,以吸引用户使用其移动端业务,因而导致其利润及利润率水平的萎缩。

除了市场本身之外,百度广告业务收入随时还面临政策和舆论风险。

核心业务盈利能力堪忧,存在相当风险,智能硬件、无人车等领域又需要长期的高投入。百度早已踏入险境,内部变革则到了千钧一发之际。

“在Web端下的百度搜索生态已经基本没有对手了。建议百度在这一块留一部分维护人员,全力发力移动端生态,加大垂类的投入,这样才有可能获得生机。”一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评论道。

站点精选

治国理政新实践·安徽篇,全民“创城” 让宜城更美好
治国理政新实践·安徽篇,全民“创城” 让宜城更美好

2015年,安徽省安庆市在拿下省级文明城市称号后,首次获全国文明城市提名并启动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工作,自此,该市踏上了三年一个周期的“创城”征程。2016年,安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