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华视窗|奥华信息网
当前位置: 奥华视窗 > 商业

东阿阿胶业绩大洗澡

来源:东方财富    发布时间:2022-04-19 19:30   作者:笑笑   关键词:业绩

2021年,东阿阿胶实现营业收入38.49亿元,同比增长12.89%,净利润4.40亿元,同比增长917.43%。

东阿阿胶业绩大洗澡

东阿阿胶净利润大增接近10倍,最主要的原因是基数过低即便如此,这份大增的业绩仍然无法掩盖其刻意做低利润之嫌2021年,公司突击计提大笔减值损失,缺少合理依据,存在业绩大洗澡之嫌,2019年和2020年公司也存在类似做法,连续多年进行业绩洗澡

蹊跷巨额减值

东阿阿胶2021年净利润爆增9倍以上至4.40亿元,最主要的原因是2020年基数过低,当年净利润只有4329万元。

东阿阿胶净利润从2009年开始就已经超过5亿元,在此之后连续多年保持快速增长,并于2018年创下历史最高值20.85亿元,2021年净利润仅为2018年的21.1%因此,2021年净利润尽管同比爆增,但绝对值仍然处于历史偏低水平

东阿阿胶2021年净利润相比峰值大缩水,一方面是因为销售额大幅萎缩,其2018年和2021年收入分别为73.38亿元,38.49亿元,另一方面是因为计提的减值损失大幅增加,其2018年和2021年的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7443万元,3.31亿元。

东阿阿胶2021年资产减值损失主要来自存货跌价损失,金额有1.85亿元,占总额的55.89%。在“冬令滋补季”活动现场,东阿阿胶围绕老中青少四代人,推出了冬季阿胶滋补秘笈。

东阿阿胶会计政策要求对成本高于可变现净值的存货计提跌价准备,可变现净值是指存货的估计售价减去至完工时估计将要发生的成本,估计的销售费用以及相关税费后的金额。

东阿阿胶的主要产品是阿胶块及阿胶浆等系列产品,原材料以驴皮为主与高端白酒类似,阿胶产品也有着超高盈利能力,毛利率多数年份均在60%以上,不存在大幅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基础再者,阿胶块保质期有五年之久,也不存在因库存商品过期计提大额跌价准备的情况

东阿阿胶2006年以前没有计提过存货跌价准备,在此之后才开始每年计提存货跌价,但是计提金额并不大如在2006—2019年期间,2012年存货跌价损失只有9.27万元,2018年为期间内计提金额最多的年份,但是存货跌价损失也仅有569万元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是东阿阿胶经营最为困难的年份,当年毛利率仅有47.65%,创下历年来最低水平,进而导致全年亏损4.44亿元,为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即便在经营最困难的时候,东阿阿胶2019年的存货跌价损失只有499万元

相比2019年,东阿阿胶2021年经营状况大幅好转,毛利率由47.65%提升至62.3%,净利润由大幅亏损转为盈利4.40亿元,但是为何反而计提了高达1.85亿元的存货跌价损失呢。

多种迹象表明,东阿阿胶2021年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过于激进,存在业绩洗澡之嫌。“红标阿胶—厚道之爱,自然养生;木盒阿胶—品质生活,礼尚往来;东阿阿胶粉—增强免疫力;复方阿胶浆—养血补气。。

除了存货减值损失以外,东阿阿胶还对另外七个资产科目计提了资产减值损失,金额总共有1.45亿元其中,计提金额比较大的科目有固定资产,长期股权投资,无形资产,在建工程,减值损失金额分别为8782万元,1906万元,1270万元,1185万元

对比往年财报,2015—2020年,东阿阿胶对上述七个资产科目从未计提过任何跌价损失2015年之前,虽然在某些年份对某些科目计提跌价损失,但是金额都非常少,只有不足几百万元

事实已经非常明显,东阿阿胶2021年对上述七个资产科目完全是在突击集中大幅计提减值,也存在借此业绩洗澡之嫌。”东阿阿胶增长事业部总经理焦龙辉表示,养生与健康不仅能延伸生命的长度更能提高我们生活的质量。

激进的坏账计提

2021年之前的两年,东阿阿胶同样都计提了大额减值损失,2019—2020年分别为499万元,2.06亿元,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分别为1.18亿元,1.88亿元。

东阿阿胶2019—2020年净利润分别为—4.44亿元,4329万元,业绩差与减值计提密不可分。

与2021年类似,东阿阿胶2020年的资产减值损失同样主要来自存货跌价损失,金额有2.02亿元,为历年来计提最多的年份结合前面对2021年存货计提的分析来看,2020年同样是通过大额计提存货跌价损失来进行业绩洗澡

东阿阿胶的信用减值损失主要来自应收账款科目,2019—2020年该科目形成的坏账损失分别为1.44亿元,1.9亿元,两年合计3.34亿元。

东阿阿胶应收账款由两部分构成,包括单项计提部分和按信用风险计提部分,上述坏账损失主要来自单项计提部分根据年报披露,2019—2020年年末,公司按照单项计提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9.45亿元,6.38亿元,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1.41亿元,3.97亿元,坏账计提比例分别为14.91%,62.22%

作为参照,2016—2018年,东阿阿胶对单项计提部分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分别为1.58%,8.03%,11.39%。

对比可以发现,2019—2020年东阿阿胶的单项计提坏账比例显著高于往年水平,尤其2020年计提比例达到了极为夸张的程度,而这完全取决于管理层主观判断激进的会计政策说明,管理层正在通过加大计提比例来处理掉历史包袱

根据年报,东阿阿胶金额最大的欠款对象为客户1,2020年年末欠款余额为3.34亿元,已经全部计提坏账准备但是截至2021年年末,该客户欠款余额减少至3.28亿元,表明有600万元的欠款已经收回这说明,对该客户全额计提坏账的做法与事实并不相符,也印证了其会计政策的激进性

对于包括客户1在内的前五大欠款对象,东阿阿胶年报并未披露具体名称,透明度仍然不够根据2021年年报,第一大和第三大欠款对象的账龄均在3年以上,也就是在2019年之前形成,彼时东阿阿胶的掌门人为秦玉峰

秦玉峰1974年进入东阿阿胶工作,历任科长等多项职务2006年,64岁的刘维志离开了公司,并指定秦玉峰为东阿阿胶的下一任掌门人14年后,秦玉峰于2020年1月以到龄退休理由辞去上市公司所有职务,3月3日,秦玉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可以说,巨额坏账形成于秦玉峰主政时期,现任管理层有责任继续追讨,不过东阿阿胶至今仍未披露追讨欠账的手段以及进度,这些欠款最终能否收回令人担忧。

隐藏利润

东阿阿胶自2019年开始连续3年计提大额减值损失,与管理层大换血直接相关。

2006年,秦玉峰成为东阿阿胶掌舵人之后,一直力推价值回归和文化营销战略,连续大幅提价,逐渐将业绩推向了顶峰,股价也在这个区间飙升了20倍但同时,危机也在巅峰时期悄然来临,由于售价过高,阿胶产品卖不动了,库存也达到了顶峰,2018年之后公司经营开始陷入困境

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之下,华润系出身的韩跃伟于2019年12月正式出任东阿阿胶董事长,代表本土派的秦玉峰自此之后逐渐退出东阿阿胶这个大舞台。

对于韩跃伟而言,上台之后的最大任务就是解决库存积压,彻底处理掉历史包袱,对应财务上也就有了连续3年的大幅减值2022年1月,韩跃伟辞去东阿阿胶所有职务,改由高登锋担任董事长一职,此次职务调账,被市场解读为韩跃伟的救火任务已经完成,变动是情理之中

从资产负债表来看,2019—2021年,东阿阿胶存货金额已经从35.22亿元大幅下降至16.46亿元,应收账款已经从12.63亿元下降至3.26亿元,表明库存已经基本恢复至合理水平,对下游话语权逐步增强,现款现货比例提升。

从损益表来看,东阿阿胶2021年下半年各季度营业收入分别为11.39亿元,10.23亿元,基本持平,总体高于上半年华创证券认为,公司在去库存结束后营收开始稳步提升从现金流表现来看,公司2021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8.01亿元,相比上年的8.01亿元爆涨249.75%,且远远高于净利润值

从2021年经营现金流来看,东阿阿胶完全有能力释放更多的利润,但是其为何没有这样做呢这可能与其股权激励尚未落地有关东阿阿胶在互动易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前期公司开展了股份回购工作,股权激励计划正在积极制定中

可以预判的是,在股权激励正式落地之后,东阿阿胶才有动力释放业绩,迎来恢复性增长但是,新任管理层能否带领东阿阿胶重回历史巅峰,并继续创造新的辉煌,仍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