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之窗|安徽信息网
当前位置: 安徽之窗 > 财经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来源:安徽之窗    发布时间:2017-10-18 10:20   作者:牧晓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最近,关于IPO的问题,大佬们又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撕逼大战,看的大师兄我眼花缭乱,吓得好几天没敢更新文章(其实是因为懒)。有人说,这是野生经济学家与御用经济学家之间的世纪骂战。也有人说,这是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的集体械斗。

你或许奇怪,大佬们怎么跟郭敬明《小时代》里的闺蜜们一样,昨天还温情脉脉相谈甚欢,如今一言不合就开撕?他们为何撕?撕什么?

一、一个饭局引发的“血案”

今年以来,欧美股市连创新高,就连一直深陷债务危机的希腊,股市都快“涨到天上去了”。而我大A股却跌跌不休,个股的惨烈程度堪比股灾。人们议论纷纷,怨声载道。

5月24日,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经济学家的经济学家韩志国揭竿而起,公然批评证监会新股发行速度太快,导致股市民不聊生。很快,他的公众号被封,还接到了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喊去“喝茶”的邀请。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本以为这是一场鸿门宴,但是午餐的结果却让韩志国颇为满意。因为,他在微博上呼吁的三大建议几乎都得到了采纳: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5月26日开始,证监会不仅发布了《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限制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减持行为;每周新股的发行数量也从每周10家,降低到最新的一周4家。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就像民国初年规定:自愿剪辫者赠大肉面一碗,却有人喊出“留发不留头”一样,对大部分股民来说就像过大年一样开心的事情,大佬圈却炸了!撕逼大战就这么打响了。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二、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1、吴晓求:金融监管要有理论逻辑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著名经济学家吴晓求在《吴晓求:金融监管要有理论逻辑》中表示:

没有杠杆就没有金融,风险与金融与生俱来。过度强调风险,就会阻碍金融发展进步。资本市场的发展重点不在IPO上,并购重组才是资本市场最、最核心的功能。前段时间,某些金融监管政策出台的有点唐突,缺乏理论逻辑。同时不忘夸赞周小川行长是他非常欣赏的专家。

吴教授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聪明的读者早已经心领神会,他所说的“缺乏理论逻辑”究竟是谁。

虽然吴晓求顶着著名经济学家,金融证券研究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金融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等多重头衔,但是还是引来一片吐槽之声。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资本市场最核心的功能不是融资、投资以及价格发现等功能吗?并购重组什么时候成为最基本、最核心的功能了?”

“去杠杆、防范金融风险本就是最高决策层的战略部署,怎么就唐突,缺乏理论逻辑了?”

争议归争议,敢于公开怒怼证监会,批评他们“缺乏理论逻辑”的也只有吴晓求这样的大教授了。所以他的文章在朋友圈疯狂传播,瞬间收获了10万+的阅读。对于围观群众而言,对错重要吗?听起来解恨才重要。

2、李志林:就股市给刘主席上6节课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相比拉上周行长来撑腰的吴教授,来自华东师范大学的李教授可没有那么客气了,开口就要给刘主席上6节课。

第1课:股市的功能不只有融资,还有优化资源配置功能、投资功能、经济晴雨表功能等功能。

第2课:加快发新股并不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相反却成为很多大股东圈钱的途径。

第3课:新股发行过快,扩容大跃进超越了市场的承受力,超越了市场的存量资金的承受度,从而导致股市下跌。

第4课:资本市场发展的重点不是IPO,而是并购重组。

第5课:“漂亮50”无法粉饰太平,股灾4.0已经实际发生。

第6课:治愈股市沉疴的方法包括:杜绝新增大小非、减少新股发行、鼓励并购重组、终止对上证50的恶意炒作。

细心的人会发现,李教授和吴教授似乎说了一句非常雷同的话,那就是: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大师兄不作过多猜测和解读,其中意味,请读者们自行琢磨。

3、李迅雷:胜利者的悲哀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听完学院派教授们的发言,市场派经济学家李迅雷第一个跳出来表示反对。他提出: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直接啪啪打了两位教授的脸。

他认为,A股市盈率的中位数为70多倍,超过100倍市盈率的股票有1000多家,在全球主流股市中属于估值水平最高的市场。

中国股市短短27年的历史,就是中小投资者不断抵触扩容的历史,一共发生过9次暂停新股发行的情况。虽然中小投资者的抵制成功了,但并不能改变大多数股民亏钱的现实,这就是胜利者的悲哀。

最后他总结道:无论是新股发行节奏加快,还是市场非流通股解禁压力的增大,都不是股市下跌的关键因素。中国股市过去27年来一直纠结于筹码与资金的供需关系问题,完全是避重就轻的惯性思维。中国的股市问题其实是供给问题,从来都不是需求问题。

李迅雷一直活跃在市场之中,对市场的水性和问题感受的也更加真实。通过数据和事实的罗列,相比二位教授的激情发言显得严谨很多。

可惜的是,他只是抛出了问题的症结,却没有开出具体的药方。毕竟,身为市场之人,就还在刘主席的管辖之下。哪能像局外之人,随便放嘴炮呢?

4、高善文:A股是个名利场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猎奇完中金黄某人的香艳八卦后,安信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不禁感慨: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他认为,一些股神在牛市时激扬文字,点石成金,而熊市中则纷纷冬眠,不复对股价的影响力。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如果监管机构迫于市场压力做出妥协,或者市场由于未知的原因而“涨声响起来”,那必可声名远播,甚至是勒石记功,书之丹青。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显然给韩志国等人一记响亮的巴掌。

他认为,从经验上看,停发新股可以救市的证据并不清晰;从理论上看,停发新股可以救市的逻辑也存在许多明显的漏洞。货币紧缩、企业盈利恶化、技术创新停顿,乃至估值过高都会造成资金离场,这并非停发新股可以扭转的。

最后,他提出: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高善文的这篇文章,有理有据。从分析某些财经评论员“为民请命”的动机入手,到论证停发新股并不能救市,最后还给出了建立稳定基金的建议。

不过韩志国看完就不高兴了,他写了一篇《高善文反对叫停A股究竟错在了哪里》予以反击,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翻出来看看。

5、烟村放牛郎:某会正面临妖言惑众的时代。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公众号“烟村放牛郎”写了一篇《某会正面临妖言惑众的时代》瞬间火遍朋友圈,但不幸被删了。为了防止再遭毒手,大师兄也只能挑着重点来给大家梳理一下。

他表示:街头吵架时帮理不帮亲。他不是刻意溢美刘主席,只是实在看不惯吴教授和李教授气味相投的两篇文章。

刘主席上任后有三大政绩:

一是推出重组新规,将制度套利、坑蒙拐骗、忽悠重组、高位套现、一夜暴富的那群人关进了铁笼子里。

二是推出减持新规,将上市后就获得资产暴增,从此不劳而获、荒废经营、玩弄资本运作的食利阶层釜底抽薪。

三是以只说不做的方式顶住压力推出变相注册制,从根本上重塑a股。

这三大政策会得罪很多人,触碰很多人的利益,点滴进步都要移山开石,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智慧,刘主席十分不容易。

如果停止ipo,恢复赌场属性,那A股就又回到老股民赚新股民、大股东赚小股东的老路和暴涨暴跌、牛短熊长的邪路上来了。

他认为,历史上每次重大改革,“利益集团总会试图瞅准时机,煽动民怨,夹带私货,反攻倒算,将改革派,连同新老政策一锅端。”

他反对煽动民粹的行为,更讽刺野生经济学家越来越多,其中还有很多豢养经济学家混迹其中。

此文虽然言辞犀利,但是逻辑清楚,句句在理。但究竟因为点破了“皇帝的新装”,还是其他不可知原因,文章竟然被删除了。

但不得不说,他讽刺吴、李教授等人是野生经济学家实在有点言之过甚,从履历看这二位教授可都是正牌的经济学家。

对于热点话题进行文明讨论,对事不对人,夹带人身攻击可就不对了。

结语

众人皆知,中国有两个官最不好当:一个是中国男足总教练;一个是证监会主席。君不见,前任证监会主席肖刚在一片骂声中卸任,至今尚未复职。

不可否认,刘主席临危受命,上任后敢于向A股多年的沉疴亮剑,的确干了很多立竿见影的实事。尽管并不是每个政策都能得到市场的理解,至少市场的风气为之一变,投资风格开始逐渐向长期投资、价值投资转变。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比如,IPO只是解决了“进”的问题,但是如果不在“退”上下功夫,只是用垃圾去消灭垃圾,只吃不拉,必然会撑破肚皮,导致消化不良。

又到大佬撕逼时: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俗话说,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大佬们之间的撕逼,都有不同的立场,代表了不同的利益集团,我等吃瓜群众可得注意甄别哦!

鸣谢

美工:金辉

点击链接,查看往期热门文章

1.美国为什么眼红一带一路?

2.巴菲特,你学不会

3.悲观的大佬,花式的看空

4.为什么牛逼的人都去了私募?

5.所有的顶尖高手都在追求“稳定复利”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投行大师兄”公众号,第一时间获取信息。

站点精选

周观点第72期:梳理估值适宜的计算机优质成长
周观点第72期:梳理估值适宜的计算机优质成长

投资要点总体观点:本周(5.31-6.02)Wind软件与服务指数下跌1.73%,同期沪深300指数上涨0.17%。计算机标的估值、增速、跌幅的再梳理去年12月...